028-8435 0999

相声有新人孟鹤堂 周九良《老赖》台词完整版_小品剧本库_知识库_成都活动公司网_策划网_方案网_文案网_文档网

时间:2020-05-23 08:59:25

  相声有新人孟鹤堂 周九良《老赖》

  台词完整版

  演员:孟鹤堂 周九良

  孟鹤堂:上台来,还得做一个简单的自我介绍。

  周九良:还介绍呢。

  孟鹤堂:我是来自德云社的相声演员,我叫孟鹤堂。

  周九良:您看,大伙儿都认识您。

  孟鹤堂:我还是怕他们把我给忘了。

  周九良:忘不了您。

  孟鹤堂:因为我来德云社已经十年了,在德云社,德云社这十年里。

  周九良:不是,你让谁侮辱了是怎么着?

  孟鹤堂:真的,德云色真的特别好,德云社是一个其乐融融的大家庭。

  周九良:这一点没听出来。

  孟鹤堂:师哥从来都不欺负师弟。

  周九良:我说,你受到什么非人的待遇了?

  孟鹤堂:不是,我就这么跟你说,你说,师哥让师弟跑跑腿买点东西,没毛病吧。

  周九良:这怎么了?

  孟鹤堂:师哥给我拿十块钱,去,给我买瓶老村长,还带两只烧鸡,四十个烤串,剩下的钱是你的了。

  周九良:这玩意儿还能剩下吗?您说这是谁呀?

  孟鹤堂:岳云鹏。

  周九良:您别胡说八道,人岳云鹏明显大腕,是这样吗?

  孟鹤堂:他是明星,他是大腕。

  周九良:对啊。

  孟鹤堂:他挣大钱。

  周九良:你怎么了?

  孟鹤堂:当然我们孟鹤堂也不差,通过这么多年我在德云社的努力,现在我的身价也七位数。

  周九良:多少?

  孟鹤堂:七位数。

  周九良:那么多。

  孟鹤堂:我也没想到,欠那么多钱了。

  周九良:您这是欠的钱。

  孟鹤堂:你说我容易吗?

  周九良:怎么了?

  孟鹤堂:债主天天堵在我们家门口要钱,有银行的,公司的,个人的,街坊邻居,亲戚好友,云鹤九霄,龙腾四海,没有不找我要钱的。

  周九良:谁让你借来的。

  孟鹤堂:我也跟岳云鹏学,我找一师弟,拿十块钱,去给我买瓶老村长。

  周九良:对。

  孟鹤堂:再给我带点珍珠玛瑙房地房产证什么的,剩下的钱是你的了。

  周九良:人再给你打出个残疾证来。

  孟鹤堂:你以为他们饶得了我吗?

  周九良:那怎么着?

  孟鹤堂:现在谁都欺负我。最可气的,我们家小区保安都欺负我。

  周九良:你怎么招人家了?

  孟鹤堂:老找我要什么停车费?

  周九良:补交停车费。

  孟鹤堂:一张嘴就是3万。

  周九良:你停多少车要3万块钱。

  孟鹤堂:你说这不冤枉吗?

  周九良:怎么冤枉呢?

  孟鹤堂:我停车了吗,我没停车。

  周九良:不是,你没停车,人家跟你要钱。

  孟鹤堂:我就停了艘游艇。

  周九良:你还想停点什么?停车场,你停艘船,你怎么不养头大象呢你?

  孟鹤堂:不是,人家说收停车费,也没说停船费呀。

  周九良:这不一样吗?

  孟鹤堂:你说这点事至于吗?

  周九良:怎么不至于。

  孟鹤堂:我不就欠点钱吗?不就没还吗?

  周九良:是啊。

  孟鹤堂:我是没有能力,你给我点时间我去努力。

  周九良:努力挣钱还债。

  孟鹤堂:努力借钱还债。

  周九良:你还打算借呢?

  孟鹤堂:不借怎么办,不借就怎么办,不借我那大游艇哪儿来的?不借,我的大汽车、大别墅哪来的?

  周九良:您先等会儿。你还住别墅呢。

  孟鹤堂:不是,你以为我为了我自己了?

  周九良:你怎么着?

  孟鹤堂:我们家人口多,你说我们家孩子不得有一间房吗?

  周九良:那为了孩子,你们大人挤一挤。

  孟鹤堂:挤谁呀,挤谁呀?

  周九良:你爸爸呀。

  孟鹤堂:挤我爸爸?我爸爸是青春痘吗,说挤就挤。

  周九良:这叫什么话。

  孟鹤堂:那我还有没有孝心了?再说,我们两口子不得有房间吗?

  周九良:那你们一家子三居室也够了吧?

  孟鹤堂:还有仨保姆呢?仨保姆不得一人一间房吗?

  周九良:还有仨保姆?

  孟鹤堂:你不能让他们仨挤一块吧,对不对?咱还有点人道主义精神没有?那你就说我们家仨保姆说不用就不用了?

  周九良:那怎么了?

  孟鹤堂:最小那保姆才18岁。这么年轻就失业了。

  周九良:那你就欠债不还吗?

  孟鹤堂:不是,我凭自己本事借来的钱,我凭什么还?

  周九良:不是,这都什么逻辑。

  孟鹤堂:我爸爸教育我说了,能借来钱那叫真本事,借,咱得仿仿古人。

  周九良:仿谁啊?

  孟鹤堂:想当初诸葛亮草船借箭是不是借来的?

  周九良:是借来的。

  孟鹤堂:刘备九借荆州是不是借来的?

  周九良:对啊。

  孟鹤堂:东风是不是借来的?

  周九良:是。

  孟鹤堂:他再借一红中,再借一白板,他就糊了。

  周九良:干吗,您这是打麻将是吗?

  孟鹤堂:反正我爸爸说了,就这个社会宁可玉碎不可瓦全,能借来钱坚决不还。

  周九良:臭不要脸谁不会啊。

  孟鹤堂:你别小看这臭不要脸,臭不要脸,你得把钱借来,能借来钱,你得想法把它赖掉了,那才叫本事。

  周九良:你还能赖掉了?

  孟鹤堂:有的是办法。

  周九良:什么办法?

  孟鹤堂:你整容啊,你比如说你,你欠人钱,你整完容,你妈都不认识你了,谁还找你要钱。

  周九良:不是,那我整容这得花多少钱?

  孟鹤堂:你这个便宜,你这两块钱就办了。

  周九良:那么便宜吗?

  孟鹤堂:一块钱坐公交车去,大夫说整不了,一块钱回来。

  周九良:你教我这干什么?你想想你自己。

  孟鹤堂:想我干吗?我有的是辙。

  周九良:你有什么办法?

  孟鹤堂:惹不起我,还躲不起我吗。

  周九良:你躲哪儿去?

  孟鹤堂:我出国。

  周九良:你上哪儿?

  孟鹤堂:出国,那能去的地方太多了,老挝万象、泰国曼谷、缅甸仰光、孟加拉、印度加尔各答、孟买、新德里过巴基斯坦、阿富汗、伊朗、伊拉克、叙利亚、黎巴嫩、土耳其安卡拉、过黑海到俄罗斯。

  周九良:歇会儿。你练基本功呢是怎么着。

  孟鹤堂:出国。

  周九良:你有出国的钱,你还人家点。

  孟鹤堂:还谁呀?还点儿。

  周九良:对。

  孟鹤堂:债主不是一个,还谁不还谁。我还了张三,李四难受不难受?还李四,王二麻子呢?还了王二麻子,那儿还有一个小淘气呢。


相关资讯relevant news
活动策划攻略